另一观察者张志清则认为

2020-08-10 10:13

北京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指出,鉴于官员的特殊身份,“官员实名举报官员”更为引人关注,对于纪委介入调查、迅速办案也最为有利。

龚厚钦称,赵小明任张家界市长后,该市耗资6亿多元重建4条路,却是“假招标,实际指定由长沙顺天建设集团和长沙市政公司承建”。道路建成不到一年就损毁严重。而赵小明的爱人则以顺天建设集团名义,连续获得观音大桥、甘溪桥、枫湾大桥加固改建工程等多项工程。

时评人“十年砍柴”称,对官员内部相互举报爆出的“腐败案”,公众不要急着鼓掌喝彩,因为对反腐没制度上的推进意义。

他认为,与其说这是这些官员的“个性”,不是说是或应当成为各级党政领导干部的“本性”或“秉性”。

2011年8月,时任张家界城管局党组副书记、副局长龚厚钦在网上发帖,反映时任张家界市长赵小明夫妇涉及招标重大工程等问题。

“不过,他们在中国庞大的官员队伍中仍属少数,可以说是凤毛麟角。这也许正是人们称其为‘个性官员’的一个重要原因。”肖木说。他建议国家能不断完善制度,使得个性官员的生存空间更大。

2013年5月,张家界市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举行,许显辉当选张家界市长,赵小明去向没有公布。

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肖木曾撰文描述这群官员,他们或者敢于挑战官场的“潜规则”,立场鲜明,仗义执言;或敢于触犯部门和局部既得利益,关注民生,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振臂高呼;或者敢于揭露政治领域中的敏感问题,把官位和生死置之度外。

与此同时,实名举报人也要为诬告行为“买单”。法律界人士指出,如果举报有假,举报人轻则承担民事侵权责任,重则承担刑事责任。

另一观察者张志清则认为,我国包括“官员举报官员”在内的实名举报,在制度层面还面临很多难题。我国还没有专门的保护举报人以及约束虚假举报行为的法规,对虚假举报也无法有效防范。

双方打起口水仗,之后。龚厚钦被告上法庭,最后败诉。2013年11月,龚厚钦调任张家界市政协副秘书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