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要不是李青平相助

2020-06-16 04:29

公安机关认定是见义勇为

据陈先生介绍,当时有一名警察就站在街对面,看到发生这种情况立即跑了过来。然而,这一幕发生得太迅速了,几名歹徒在刺伤李青平后仓皇逃离现场,他将情况简单向跑来的陈警官说明后,就赶紧将李青平送往医院。目前,当地警方已对该案立案侦查,正全力追捕行凶歹徒。

10月19日上午,福州市见义勇为基金会负责人到福建省人民医院,看望勇斗歹徒受伤的李青平,并送上5000元慰问金。据了解,当地公安机关已对李青平见义勇为行为予以认定。

经过抢救,李青平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。医生介绍说,只差一点就将肺泡刺穿,还好抢救比较及时,目前可以轻声说话了,但身体仍然很虚弱。为了不让李青平牵动伤口,记者没敢和他多说话,让他好好休息,并告诉他,家乡人民都很牵挂他、关心他,盼他早日康复。

当晚6时许,李青平在经过工业路和宁化路的路口时,看到几个歹徒尾随陈先生准备行窃,被陈先生发现后,恼羞成怒,在街上谩骂,陈先生也大声回应。正当这群歹徒准备上前报复陈先生时,在一旁的李青平站了出来,大喝一声说:“你们这些人太过分了!”并冲上前去制止。

结果,这群歹徒立即向李青平围了上去,一顿拳脚相加后掏出尖刀,在李青平的背部连刺几刀,见李青平无力反抗当场倒地后,这群歹徒随即仓皇逃走。

尖刀刺穿胸腔伤及肺部

李青平住院后,引发当地媒体强烈关注。李青平的义举成为福州市民街头热议的话题,当地公安局、总工会、见义勇为基金会、福建省重庆商会等单位领导纷纷到医院看望,市民自发为其捐款,众多网友也通过论坛、微博,向他表达敬意,称其为“最美农民工”。10月31日,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这位英雄。

蓝金兰叹了口气说:“我老公平时就喜欢打抱不平,如今伤成这样了,他仍说不后悔!”

“这其实也没有什么,换成别人,也会这么做的。”面对家乡亲人送来的慰问金,李青平一再推辞,执意不收。

怒斥窃贼遭报复

他叫李青平,潼南县古溪镇三庵村人,现在福建省福州宝龙中建四局的万科建筑工地食堂打工。今年10月11日晚,他在买菜回工地途中,见一男青年与一伙窃贼争吵后遭报复时,他上前大吼一声,出手相助,遭到窃贼围殴,并被尖刀从背部刺穿胸腔,伤及肺部,被紧急送进医院抢救。

连日来,一位潼南农民工因“路见不平一声吼”而叫响了海峡都市——福建省福州市。

潼南籍网民“传家保”在微博上说,李大哥,你是好样的,家乡人民为你感到自豪!

“到了近7点,才接到陈警官的电话,说我丈夫被送进医院了,当时我都吓晕了!”蓝金兰说,她赶紧跑到医院,见到了满身是血的丈夫。

对于当时发生的一幕,陈先生还心有余悸。他说,这群歹徒胆子非常大,当时他正骑着电动车下班回家,到了宁化路时这几个人便尾随在他身后,被他发现后竟然还骂他,甚至还要冲过来打他,这和抢劫没什么分别,当时要不是李青平相助,可能现在躺在医院的就是他了。

李青平的义举经当地媒体报道后,引起广泛关注。近日,很多市民致电向李青平表示敬意,并愿意尽自己的一份力,为李青平捐款,帮他渡过难关。

“是李青平伸出了援手,才让这原本由我遭受的伤害,降临在他的头上!”被帮助的陈先生十分过意不去,他认为,李青平的所作所为是一种义举,完全符合见义勇为的标准,于是放下工作为李青平申报见义勇为奖,也希望通过这件事情来弘扬社会正气。

在潼南做生意的李先生也表示愿意捐钱救治李青平。他说,李青平是潼南的榜样,他现在受伤了,我们就应该献爱心,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。

10月23日,福建省重庆商会及潼南驻福建招商分局一行,带着21800元的慰问金来到福建省人民医院住院部,看望慰问与歹徒作斗争而受伤的李青平。日前,厦门潼南商会的负责人也赶往医院,为李青平送去了7600元慰问金,对他的义举表示赞赏和敬佩。

福州市民潘先生表示,他也是工薪阶层,每个月收入不高,但他愿意捐出数百元救治李青平,钱虽然不多,但希望能让做好事的李青平感受到社会对他行为的认可和褒扬。

蓝金兰和丈夫都在食堂打工,收入微薄,家里有一个8岁的儿子在读书,还有年过六旬的母亲需要赡养,本来就过得很拮据,如今这样,她真的有点承受不了。

热心市民捐钱救英雄

据医生介绍,李青平是被尖锐的物体从背部插入,刺穿胸腔,伤到了肺部,差一点就刺中心脏,伤势很重。入院后的前几天,李青平躺在福建省人民医院6楼的重症病房里,紧闭着双眼,意识比较模糊。

李青平受伤住院,蓝金兰只得放下工作在医院照顾。蓝金兰说,自从丈夫受伤住院后,现已花掉医药费3万多元。医生告诉她,按照目前状态,乐观估计,也还需要住院一个月进行治疗,医药费可能需要数万元。

蓝金兰一直守在丈夫的床边。她告诉记者,她是福建龙岩人,和李青平是在福建泉州打工认识的,两人于2004年结婚,都在宝龙附近的万科工地食堂打工。当天下午5点,李青平去附近的菜市场采购蔬菜,在5点半时还打了电话回来说快到了,可等了近一个小时没看到丈夫回来,打电话也没有接听,她当时就担心丈夫出意外了。